歡迎進入「四川caoliu實業有限公司」官方網站
谘詢熱線0816-2537698 / 2532986
在城市肌理上“繡花”:房企微改造下的舊城新生

來源:      點擊:      時間:2018-12-05 22:38:55
本報記者張曉玲實習生孫藝萌深圳、廣州報道
  城市往往承載著一個時代、多個群體的記憶。
  中國轟轟烈烈的城市化行至中盤,風向已非大拆大建,而轉為城市內涵的提升和城市文化的修複,業內稱之為城市微改造。陸續喊出“美好生活服務商”、“城市綜合運營商”口號的萬科、華潤、綠地、招商蛇口等房企,已在這方麵發力。
  不同於以前拆後重建的城市更新,微改造的難點在於,如何合理修繕古建築、如何傳承傳統文化,以及如何做好居民協調工作。  怎樣賦予老街、老城新的生命?目前房企多采用建築外立麵更新、保留本地特色風貌,同時內部重整裝修裝飾、引進多元商業、辦公及創意產業,讓“舊”和“新”充分地有機結合。
  “修舊如舊”
  提到房企城市微改造的鼻祖,不得不說到香港瑞安集團。
  雕花的門窗邊爬滿黃金葛,斑駁的磚牆上映著夕陽,人們在鋪著櫸木板的屋內細說吳儂軟語,這是老上海的模樣。
  瑞安集團的微改造實踐之路,正是上海這座城市變遷的縮影。
  1996年,瑞安集團取得虹口區瑞虹新城的發展權,1999年啟動上海新天地項目,距今已近20年。
  彼時,上海地區建築風貌絕大部分為舊式裏弄,住宅大多是相當陳舊、房齡在七八十年的石庫門房子。據了解,因為沒有衛生設備,多戶人家甚至不得不合用各種公共設施。
  在國內沒有案例可借鑒的情況下,瑞安集團主席羅康瑞認為,石庫門是上海獨特的建築群體,如果把石庫門裏弄的外貌形態保留下來,內部增添現代化的配套設施,那麽上海的城市文脈記憶與城市未來生活得以精彩呈現。
  “昨天、明天相會在今天。”上海新天地的設計規劃遵循了羅康瑞的這一思路,以上海近代建築的標誌石庫門建築舊區為基礎,首次改變了石庫門原有的居住功能,賦予其商業經營功能,成為反映上海曆史和文化的老街區和時尚、休閑文化娛樂中心。
  “文化是城市發展最重要的因素之一,需要尊重城市的人文遺產。”羅康瑞如此總結。倘若要尋找上海灘的兩個地標,陸家嘴代表著飛速發展、蓬勃向上,新天地則傳承著曆史溫度、文化厚度。
  此後,瑞安又來到了佛山。位處佛山市中心禪城區的核心位置─祖廟片區,毗鄰全國有名的國家級文保單位東華裏。
  沿襲上海新天地的思路,瑞安集團啟動了“佛山嶺南天地”工程。祖廟東華裏整個古建築群以“修舊如舊”的方式進行修葺、利用,同時運用現代手法,把整個片區打造成集文化、旅遊、居住、商業為一體的綜合街區。
  深圳也是現代與傳統、光鮮與破敗並存的地方。自去年深圳市“城中村”綜合治理行動開展以來,介入企業更多采用了微改造這種“繡花”功夫。
  萬科擔當了綜改排頭兵的角色,“萬村”的生長宛如一部電影。
  在深圳的無數個城中村中,人們生活在這個“城市折疊”的空間裏,為生計忙碌奔波卻無暇顧及生活品質。萬科的城中村改造模式並非大拆大建,而是提升城中村的環境、減少消防隱患、改善居住條件。
  同時,這樣的微改造也提高了租房的供應量,通過充分利用空間,改造出的戶型更為合理,增加了房源的供給量,為緩解居住問題提供了新的思路。
 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,采用綜合整治而不是推倒重來的辦法,同時讓低收入人群有一個居住的地方,這樣的微改造是有利的探索。
  目前在深圳,除了萬科,華潤、招商蛇口、金地、佳兆業、深業、龍光等房企,均介入了城市更新和微改造,探索在逐步深入。
  有機更新
  瑞安之後,直到近兩年,內地企業在微改造上才更著力,在這個過程中,保留文化脈絡、注入人文關懷成為應有之義。  如華僑城集團處於蘇河灣窗口位置的“上海總商會”項目,是蘇河灣區域保護與提升的標杆性工程,它的微改造實踐具有點狀保護的意義,除了保護曆史文脈和留存文化記憶之外,還傳承、提煉和升級中國元素。
  位於深圳市南山區的南頭古城(又名新安古城)曆史可以追溯到千年前,這裏不僅是古城遺址所在地,還是深圳最有名的“城中村”之一。
  深圳市政府選擇了開放性的思路來改造這裏,網易嚴選作為一支民間力量進行了軟裝微改造的探索。
  萬科近幾年非常注重城市更新和微改造。在2018中期業績會上,萬科集團副總裁、首席運營官張旭指出,城市更新不是簡單把它拆了再蓋,而是必須把老城裏的文化、曆史有機結合起來,才能煥發更多的活力。
  張旭表示,城市更新要賦予時代的意義和內涵,老建築承載的都是曆史的記憶,萬科的邏輯不是把它開發、拆除掉,而是把原來建築風格、風貌保護下來,在新舊交替過程中保留城市獨特的風貌和風格。
  在今年7月25日華潤置地華南大區的戰略發布會上,華南大區副總經理趙榮也將其改造路徑分為“以華潤中心為代表的1.0時代,以大衝舊改為代表的2.0時代,以及正在進入的湖貝3.0時代”三個階段。
  他提及,相比1.0階段的拆除重建、2.0階段城市產業及形象升級,3.0階段是更加尊重人文,滿足人們的精神需求。
  “不是對城市過往的顛覆,而是對城市生命力的延續。”華潤置地表示,城市更新不是簡單的拆除重建,它需要創造城市價值,協調產業資源,實現經濟轉型,提升城市形象。微改造正是這一邏輯的有力實踐。
  “中國許多城市擁有悠久的曆史和有特色的文化藝術,這些元素都是值得保留的,”西班牙建築大師LluisBravoFarré參觀深圳舊改項目時表示,在原始舊城區的改建中,應當結合當代設計理念進行再生,完成城市曆史文化藝術的保留與更新。
  Lluis提到,當今城市麵臨越來越多的擁堵以及汙染問題,未來城市的更新和改造將不再以完善城市幹道為優先,而是采用可持續設計的觀點,更注重城市居民對城市空間的需要和城市文化與特色的保留。
  世界範圍內,許多國家和地區都秉持“修舊如舊”的思路、以及對文化傳承的堅守,貫穿於現代城市發展、變遷的脈絡之中;而“微改造”帶來的“微幸福”,也正滲透進人們的生活。
  (編輯:張偉賢)